2020.04.15
钟凯:应对食品安全危机 盲人摸象不如睁大双眼

钟凯:应对食品安全危机 盲人摸象不如睁大双眼

 今天

    --鐘凱,國傢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副研究員,食品安全博士。

    曾經,央視主持人趙普一句"老皮鞋酸奶不細說"的調侃,引發整個食品、藥品行業的強烈地震。但是"學洋明膠廠"的一把大火並沒有將這種罪惡一掃而光,央視每周質量報告再次抓住瞭"老皮鞋"的行蹤。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臭皮鞋"堂而皇之的進入食品、藥品,吃到消費者肚子裡。

    我還記得上次事件中就有人說"沒有檢測方法,無法鑒別是否含有工業明膠",這次新聞再次出現瞭"毒膠囊"符合國傢標準的說法。是不是我們的標準不行?到底有沒有辦法抓住這些違法犯罪分子,有沒有能力維護消費者的健康與安全呢?答案是,有!靠什麼?靠過程監管,而不是末端產品檢測。

    食品安全檢測能力這些年來可謂突飛猛進,有的檢測方法甚至能夠檢測到含量為0.0000000000001%的物質。然而,幾乎所有的精準的理化檢測方法都是"精確制導"的,也就是說我首先得知道要測定什麼物質。這就好比釣魚,每種魚吃的餌都不一樣,你如果不知道池子裡是什麼魚,沒釣到魚的時候,是池子裡沒有魚呢,還是你的餌不對?

    換一個角度說,如果你真的找到瞭區分好產品和假冒偽劣產品的特征性指標,難道這些違法犯罪分子不會針對性的加以掩蓋嗎?比如"犯罪嫌疑人臉上有顆痣",那犯罪分子塗點遮瑕膏不就行瞭?牛奶從摻水到摻牛尿、米漿、尿素,最後發展到三聚氰胺不就是一個鮮活的例子嗎?

    另外,食品安全標準是針對規范化生產的產品,其中所包含的指標是對主要的健康風險加以控制。如果用來對付違法分子天馬行空的創造力,那這個標準需要涵蓋的內容就無窮多。這無異於盲人摸象,不僅是對監管和檢測資源的浪費,也會抬高食品的成本,沒有哪個國傢這麼幹。

    我們現在都知道,食品安全是產出來的,是靠"從農田到餐桌"的全程風險控制得到的。食品安全標準隻是對過程控制的驗證而已,見真章的還是過程控制。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裡提到:嚴守法規和標準,用最嚴格的監管、最嚴厲的處罰、最嚴肅的問責,堅決治理餐桌上的污染,切實保障"舌尖上的安全".

    我首先要問的是,這些企業嚴守法規標準瞭嗎?新聞中說,《食品添加劑明膠生產企業衛生規范》(衛監督發[2005]535號)明確瞭制革廠的垃圾皮料可以作為食用明膠的生產原料。但該規范專門對原料做出瞭規定,"禁止使用制革廠鞣制後的任何廢料;禁止使用無檢驗檢疫合格證明的牛、豬、羊等牲畜的皮和骨".新聞報道中的"經工業鹽、硫化堿、石灰、純堿、脫脂劑等有毒有害工業原料處理過的制革垃圾"分明是鞣制後的廢料,什麼時候變成瞭標準允許的?我估計企業也決不僅限於原料違法,敢於違法的人還在乎多犯幾條嗎?

    我還想問,監管者盡職盡責瞭嗎?食品安全監管重點在大企業,這是用最小的監管投入獲得最大社會效益的必然選擇。散兵遊勇、小作坊你們說管不過來,可福建三銘、浙江嘉午夜私人成年影院 麗達這樣的企業不是,而且它們不是第一天這麼幹,監管人員不足不能成為借口吧。睜大你們的雙眼,進入不堪入目的生產現場看看,你能忍受吃進去的是那樣的垃圾廢料?就是個瞎子也該聞得出沖天的臭氣啊!

    "老皮鞋"喬裝改扮進入食品並不是新鮮事,這一黑色產業在某些地方早已成為公開的秘密。為什麼這些違法行為可以堂而皇之的走上"規模化"道路?肥女請問監管人員到哪去瞭?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有沒有和企業沆瀣一氣?有沒有地方保護主義,給企業當保護傘?一次又一次的"運動式"執法,不法分子一次又一次的原地滿血復活,公眾憑什麼信賴政府?

    最後我想問的是,最嚴厲的處罰在哪裡?最嚴肅的問責什麼時候兌現?亂世用重典、殺雞用牛刀,對違法行為的仁慈,就是伸向守法企業的屠刀,是對全體消費者的傷害。盡管處罰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也不可能杜絕暴利驅使下的犯罪,但是如果沒有嚴厲的處罰與問責,怎麼"給人民群眾一個滿意的交代"?

    當然,我還要對消費者說兩句,好食品是有成本的,如果咱們都不願意為合理的安全成本買單,那就隻能忍受假冒偽劣的侵擾。食品安全需要每一個人的付出,企業、政府、行業、消費者無一例外。如果政府真的能夠打掉所有的違法明膠,食用明膠成本必然上升,但那是市場的選擇,我們每一個消費者都應該欣然接受。

    無論老皮鞋明膠還是地溝油、蘇丹紅,犯罪分子不斷刷新著我們的認知底線。食品安全問題永遠不會消失,食品安全犯罪還會出現,但我們不能隻有每年一次的315.希望監管者睜大雙眼,守護好百姓的餐桌。希望終有一天,我們可以安安心心的享受舌尖上的中國。

私人影院性播色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