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保健食品推销亟待法律规范

保健食品推销亟待法律规范

 今天

    據《北京晚報》報道,79歲的退休科研人員關先生近幾年迷上瞭保健食品,為此他花光瞭畢生積蓄的50多萬元。在保健食品推銷員的“攻勢”下,關先生每個月4500元的退休金全部用來買保健食品,以至於一個屋子裡堆的全都是保健食品。而他平時卻舍不得買新鮮蔬菜水果,甚至牙疼時都沒錢去醫院治療。

    想想,這是一幅什麼樣的圖景?一位耄耋老人在保健食品推銷人員花言巧語的忽悠下,降低自己生活質量,用養老的血汗錢換來一堆花花綠綠的“垃圾產品”,最主要的是在別人的勸說下,他還執迷不悟,依然樂此不疲。對於這類深陷“保健泥淖”的老人,從他們空巢的孤獨心理和健康養生的需求來看,我們除瞭同情、嘆息外,不應有過多的苛責。但對於那些利用老年人這種心理推銷保健食品的行為,應該從法律上給予界定和規范。

    目前,保健食品推銷形式多樣,有誇大保健功能、虛假宣傳的;有明示或暗示保健食品具有藥品療效的;有通過免費體驗推銷器械的;有開展健康講座送日用品引誘消費的;還有打著“義診”旗號、搞“免費抽獎”誘導老人消費的……這些形式大都帶有欺騙性質,若從法律來看,這些推銷行為大都觸犯瞭行政法律甚至刑事法律。鑒於保健食品屬於具有調節人體機能功能的產品,因此,亟待從立法上對保健食品推銷行為給予界定,以便使其區別於普通的產品銷售行為。這樣將有利於確定不同形式下保健食品推銷行為的監管歸屬部門以及相關監管部門的職責。

    此外,保健食品推銷詐騙案件頻發,倒逼法律對保健食品推銷行為嚴格規范。保健食品推銷的對象往往是有一定收入的老年人,這種行為的危害性顯而易見,既損失錢財又沒得到健康,甚至會危害健康。因為一旦老人發現上當受騙、無法挽回損失時,極易誘發各種潛在的病癥,而銷售者流動性很強,經常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錢款幾乎不可能追回。許多情況下,保健食品推銷員明知自深夜辦公室免費完整版己推銷的產品是普通保健食品,沒有治病療效,但為瞭將產品推銷出去,不惜用各種欺騙方法誇大保健食品功效。從當前司法判例來看,這種行為大多是以詐騙罪定性的。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保健食品推銷行為都符合詐騙罪的構婷婷電影成要件,且刑法作為最嚴厲的制裁手段,對各類社會關系起著最終的調整和最後的保障作用,更多的是起著補充作用。在發揮刑法機能前,如果其他法律能對保健食品推銷行為給予規范,則應優先適用這些法律。像保健食品推銷過程的虛假宣傳行為,工商部門就可依據《廣告法》查處。

    根據“誰許可、誰監管”的原則,機構改革後的食品藥品監管部門應對保健食品推銷行為負有監督管理的責任。但由於法律的與時俱進與更新完善,作為監管依據的《保健食品管理辦法》因《食品安全法》的頒佈實施而失效,而《保健食品監督管理條例》尚未出臺,這就使得實際監管中缺乏相應的法律依據。

&nbs污女比較多社交APP p;   筆者建議,在盡快出臺保健食品監管法規,引導老年人正確消費的情況下,有關部門可根據現有法律法規制定相關規范性文件,對以各種形式實施的保健食品推銷活動從事前、事中、事後進行監管。例如,對以開展義診、講座等推銷保健食品的行為,應實施備案登記制度。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負責審查保健食品質量,工商部門負責審查保健食品廣告宣傳及銷售行為,公安部門負責審查消防安全及聚眾集會治安等,凡不符合要求的,一律不予備案登記和審批。或者明確規定,為保健食品銷售者提供場所的,不僅要向相關單位報備,還應對場所內所售保健食品承擔連帶責任。

    待法規制定完善時,這些措施在監管實踐中已檢驗多時,屆時再根據具體情況做調整修改,一並納入法規內容。這樣,不僅解決瞭當前保健食品推銷無法可依的問題,而且還可以促進立法內容的成熟,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